第十三屆「歷史文化考察報告獎」

高級組

獎項 優異獎
學校 粉嶺官立中學
作品 從彭氏古堡宏觀粉嶺圍之今昔

  

祠堂內掛了彭氏近代族長遺像以作紀念。
研究背景

選擇題目前,我們曾經訪問同學們對香港歷史的認識程度,發現他們所知甚少,鑑於粉嶺圍歷史悠久,而且新界五大族在過往的歷史文化考察報告獎中,唯獨彭氏未有被研究,再者得到村長及村民之幫助,從中得到一些寶貴的資料,發現粉嶺圍確實值得研究,故以此為考察題目。

粉嶺圍開村成族已有七百多年歷史,現在村民人口三千多人,是新界鄧、廖、文、彭、侯五大望族之一。今日粉嶺圍可分三部份,本來只有中心村,後來村民漸漸增多,開始對外擴展,形成了現在的正圍、南圍和北圍。從粉嶺圍我們發現大量寶貴的歷史遺產,包括彭氏古堡前的三支戰前古炮和風水塘、彭氏宗祠及思德書室,還有其他的傳統文化,如每十年一次的太平清醮及每年春節舉行的太平洪朝。

戰前古炮

粉嶺圍原名粉壁嶺,據族譜記載,彭氏祖先初到之時,確曾經歷艱苦的創業階段。彭氏古堡外貌呈方形,相傳已有六、七百年歷史,由高約二丈的圍牆圍繞,以花崗石作為牆基,覆以堅硬的青磚,屋內有廳房、臥房及廚灶,圍牆上設有炮樓和炮孔;古炮依考據建於清康熙初年,因該區以前十分荒蕪,經常有山賊和海盜四出打劫,所以建這炮樓抵擋盜匪的襲擊。一九四一年,日軍侵佔香港,村民害怕禍害加身,故將古炮埋在地基下,直至一九八六年才於地基下挖出這三台古炮。

風水塘

彭氏古堡興建時已開始挖掘風水塘,堡內「前環鳳水,後擁龍山」這句對聯,形容祖祠前面被鳳溪之水環繞荂A有四水歸池之局;下聯為由龍山前呼後擁而來之氣脈,到此結穴。廣東人說「水為財」,被人前呼後擁者,自然官高勢大,所以有說粉嶺圍有「財雄勢大」之格局。

彭氏宗祠

彭氏宗祠建於清咸豐四年,屬兩進式建築物,供奉粉嶺鄉始祖彭桂以下十六世八十八位祖先的神位,中間為天階,兩旁為廂房和走廊,每年的二月初二,村民在宗祠內舉行春祭盛典,向歷代祖先一盡追報之孝。彭氏宗祠規模在新界五大族圍村中規模雖較小,但是其建築藝術卻相當精美,有斗拱木刻、花崗石樑柱、陶塑人物、精緻壁畫,是新界傳統藝術的表表者,已列為受保護古跡。彭族更早的宗祠因風水問題而遭拆去,及後再重建。由一九七九年起,宗祠內部份地方改建成為「粉嶺幼稚園」,為村內年幼子弟提供學前教育,近年幼稚園已經關閉。

思德書室

思德書室位於粉嶺圍南部,是一所兩進式家祠兼學塾,它的創建年代已難考查,只知曾於道光及光緒年間兩次重修,除祭祀祖先外,也供族內子弟研究進修之用。思德書室曾經作為粉嶺學校的校址,後獲政府津貼,易名為粉嶺公立學校,一九五三年遷往毗鄰的新校址。書院以前只能讓彭姓村民入讀,其他外姓者一律拒絕,而且規模不大,只有幾個課室,上一輩的村民都在書院讀書,教的都是「上大人,孔乙己」等傳統教材,後來粉嶺公立學校落成便全部搬過去。時至今日,思德書室已失去其教育的功能,只供族人作祭祀及舉行宴會之用。

粉嶺圍前的古炮。
太平清醮

彭族每十年必會舉辦一次大規模的太平清醮,祈求消災、降福、富貴、長壽、風調雨順及合境平安,對上一次大規模的太平清醮在二千年舉行。由於村民十分重視太平清醮,在舉行前一年族人已推選建醮委員,策劃各項工作,族長會在元宵節召集族中青少年於三聖宮前,由九玄壇喃嘸道士施行法事,接著由族長主持勝杯的占卜,九名連續擲得九次勝杯(杯是一對的,一正一反為勝杯) 的族人,即取得「緣首」的榮譽,可以主持太平清醮的事務。至於工作範圍的劃分,則由術數家根據九名緣首的生辰八字推算而決定。

太平洪朝

太平洪朝是粉嶺圍在每年正月十五和十六日舉行的大型宗族性祭祀活動,可理解為彭氏的新年節日。祭祀儀式分兩日進行,但會在較早時間進行點燈儀式,以二零零二年的祭祀為例,初八便會點燈,點燈諧音「添丁」,希望以後得到神的眷顧,子孫昌盛繁衍。第一天會貼平安符、虔拜、搶雞毛(奪得雞毛代表吉利) 和划船(驅除村內邪穢之氣) ;晚上會祭煞(鎮壓災邪保人畜平安) 、迎神登位、貼人緣榜及唱麻歌(勸人勤力工作和行善除惡的歌) 。

翌日誦奏文(奏文是村民向神祈福的文章) 、發送奏文、問杯(占卜來年吉凶) 、劈五方和劈沙羅(驅邪攘災) 、朝首送燈和化榜文,最後送神歸位,三聖像運返三聖宮後在門外大放爆竹,整個儀式正式完結。

圍村變遷

從觀察所得,圍村現在附近大多是新建的房屋,只餘下圍心村那些古舊建築。據講以前那兒全是農田,四周種滿荔枝樹,現在大部份已被人伐去,只留下十來株,當年荔枝樹圍著圍村的景象已不復見。

從訪問村民得知,粉嶺圍的村民已經不如往昔那般團結,村民不是搬出市區,就是移居海外,祖屋已經空置或租予別人,「外姓人」的數目較以前多出好幾倍,傳統的祭祀也變質,年輕一輩嫌麻煩,有時敷衍了事,不願跟隨老一輩的做法,甚至拒絕參與傳統的祭祖以至殯葬儀式,中國傳統慎終追遠的觀念也漸被淡忘。

我們認為要避免彭氏傳統文化的失傳,必須從原居民入手,教導年輕一代重視倫理道德,令他們明白保存文化遺產的重要性。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