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屆「歷史文化考察報告獎」

高級組

獎項 冠軍、最佳選題獎
學校 王肇枝中學
作品 從「繅絲女」到「順德媽姐」── 一個式微女性行業的社會分析

  

同學們製作精美的展板。

順德婦女在清代以前,已有一種與傳統大相逕庭的習俗── 自梳。順德傳統,女子直至結婚才把辮子梳起紮髻,「自梳」便是自行將頭髮梳起成髻,表示不結婚。我們會集中研究這批自梳女的職業,以及他們對婚姻的看法。

順德的絲綢工業發達,其中一個工序要待蠶蟲成熟結繭吞絲後,便放在熱水抽出絲線,稱為「繅絲」。絲廠規模很大,有些需要幾百名女工,工廠愛僱用年輕女性,貪其細心靈巧,而且絲線不可用剪刀剪斷,必須用牙咬斷,所以需要牙齒整齊的女性。當時工資每月約有十五、十六元,一個月的伙食費只需四元,這批女工不但可養活自己,更是家庭收入的重要來源。她們不受經濟問題所約束,當她們有意決定不嫁時,家庭反對她們自梳的阻力亦減少。

女性選擇自梳最主要原因是源於對婚姻的不信任。未婚女孩從已婚女性的口中聽到婚後的慘況,包括照顧男家所有人的生活,向長輩斟茶遞水、叩頭問安等,而且經常受翁姑的氣,甚至虐待。那時她們沒有選擇夫婿的權利,都是奉父母之名,在婚禮舉行期間,新娘更會遭到男家的謾罵和被投擲炮竹的習俗,凡此種種的確令人感到厭惡。

傳統認為不出嫁的女子會為家庭帶來不幸,基於封建思想的壓力,順德女性會進行一些儀式上的門面功夫,如買門口、買清守和不落家。所謂買門口,就是出錢替男家買小妾,代替她履行妻子的責任,婚禮過後買門口者便可返回娘家,直至死後靈位便安放在男家讓後人供奉。買清守者,是一個活著的女子找一個已死去的男子作結婚對象,她會為已死去的丈夫買水和守孝,如同寡婦一樣,但不必履利任何妻子的責任。至於不落家是新娘結婚後三天便回到娘家居住,那三天堥S有洞房儀式,不落家者待農務時才回去幫丈夫,除非女性懷孕,才正式落家。連自梳在內,四種皆可說是另類婚姻,可見女性存心在肉體上和精神上與男性劃清界線的決心。自梳女會收徒弟,徒弟多是自梳女的養女,也是「梳起不嫁」的,師徒關係並沒有傳授甚麼一技之長,純粹是晚年生活和遺產繼承的安排。

 與自梳有密切關係的習俗有女仔屋及姑婆屋。女仔屋是村民在祖業中撥出土地作村中少女留宿的地方,由於一般農村家庭的屋子狹小擠迫,女仔屋可解決居住問題。一間女仔屋可容納八至十名女孩,年長的女孩會教授裁剪、刺繡、社交技巧、宗教儀式和習俗等。入住女仔屋的女孩白晝在家工作,晚飯後到女仔屋留宿,有時會直接在屋中共同煮食,所以說女仔屋具有學校、宿舍及會所的角色。她們在屋婺g常聽到姊妹婚後生活的種種不幸,對少女們抗拒婚姻的意識有深遠影響,加強自梳的意向。;

姑婆屋就是由一些自梳女、寡婦或買門口者一同合資購買居住的地方,女子自梳後便不再到女仔屋聚會,改到姑婆屋進行社交活動。女性在家中梳起的傳統認為對家人不利,所以女子自梳儀式也是在姑婆屋進行。

三十年代絲綢業式微,一向自食其力的自梳女習慣了經濟上和思想上獨立,於是另覓新工作,紛紛往香港和南洋打住家工,以維持生計。這些女傭是自由身,當時的人稱她們為「媽姐」,「媽姐」在順德的方言中,是「自梳女」的意思。部份媽姐在香港安頓好後,會介紹其他姊妹到來打工,值得一提的是,並非所有媽姐都是順德自梳女,不過她們佔極大比例卻是事實。

媽姐有個別緻的稱呼,叫「土鯪魚」,因為土鯪魚不會大肚,外型優美,亦有說媽姐的長辮像土鯪魚身上的黑線,也有指是土鯪魚一條身是指媽姐是獨身(一條身) ,故有此稱號。

順德媽姐可說是女傭界的翹楚,工作是打理一家的家務,工種上可分為六類,最高級是「近身」,薪金亦最高,打後是「湊仔」、「煮飯」、「打雜」,最辛苦錢又最少的是「一腳踢」。近身可視為陪嫁媽姐,是小姐的親信,要「跟出跟入」,比起其他住家工高級一點;湊仔是照顧小主人的起居,所以僱主大都願意支付較高的工資;煮飯是技術工人,薪水比打雜高;至於一腳踢多是新人,所以收入亦最少。

據受訪的媽姐表示,她們的身價較其他工人為高,原因是各方面都比其他女傭優勝。例如順德女子吃得嘴尖,對飲食講究,要求很高,故此在煮食方面有一定水準,媽姐之間會時常交流和互相傳授,保持競爭力。其次,有禮貌、守規矩、斯文和對僱主忠心亦是令僱主欣賞的原因;特別是近身,比較注意衣著和儀容的整潔,隨主人外出時也不會丟主人的面子。

媽姐與僱主一家的關係大多很親密,尤其是要湊仔的,與小主人的關係情同母子。我們曾訪問一位退休媽姐,她的小主人每次探望她時都會帶很多禮物,而媽姐想買東西時,小主人都會順其心意;又如有些富有的主人,會願意付錢請媽姐和她的姊妹看大戲,當是假期獎勵。

自六十年代起,香港工業化和外籍傭工的輸入,使媽姐行業開始衰落。本港工業化製造大量就業機會,女工在製衣和電子業中更是中堅份子,女性寧選做工廠女工也不願再打住家工受氣。老一輩的媽姐已達退休年齡,令媽姐變得渴市,她們的要求亦大大提高,例如要求年終雙糧,一些更要求十五個半月糧,以及有「四季衣裳、四季被」,有的甚至要求在工人房內安裝電視,這些要求的確令不少僱主卻步。適時菲律賓女傭大批輸入,她們的薪金要求較低,僱主們都轉向聘請外籍女傭。

自梳女在當時如此封建的社會中,仍然敢於挑戰傳統,選擇終身不嫁,過茷銩Q和經濟獨立的生活,可算是女性主義的先驅。這群媽姐很多已離開人世,最年輕的也有八十多歲,假如不把握時機進行研究,日後便無法知道這個風行一時行業的歷史,亦失了對社會發展認知的機會。

回到頁首